草榴视频_那夜探病房,艳遇美娇娘
主页 > 小说 >

那夜探病房,艳遇美娇娘

九月底的一个星期六上午,我和媳妇带着孩子一起去我们小县城的第一医院看望住院的岳父。岳父已经住了三次院了,都是老毛病,第一次大家都很紧张,后来的两次也都有点麻木了,这次住院一直都是由媳妇的弟弟在医院照顾他的。
 
  岳父住在医院的急诊室的1号病房,这是个很普通的病房,本来有三个床位,但医院为了增加收入,又加了一个床位,显得比较拥挤。我们进去以后,看到岳父住在最靠里的床位上,其他的三个床位上都有人,再加上照顾病人的家属,显得很是凌乱,简直没有下脚的地方。
 
  进入病房以后,媳妇和她弟弟一起去咨询主治医生了,我就坐在床头陪着岳父唠叨了几句。突然感觉眼前一亮,只见门一闪,进来一个艳丽的少妇。她大概30岁左右,烫着微黄的大波浪头发,一双眼睛不是很大胆很妩媚,水汪汪的,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低领体恤,撑得的胸前鼓囊囊的,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低腰蓝色牛仔裤,腰部虽然不是很细,但臀部挺翘浑圆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女人味。只见她径直走到挨着岳父的床位,我这看到这个床位上躺着一个老太太,看样子应该是她母亲,她手里端着脸盆,里面放着毛巾,看到了我,只是轻轻地瞟了一眼,微微点了一下头,就俯下身去给她母亲擦拭脸庞和双手。
 
  因为她们的床位挨着岳父的床位,所以我能方便我近距离地观察她,尤其是当她弯腰给她母亲擦脸的时候,看到她那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浑圆挺翘的屁股时,我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邪火,好想马上扑上去狠狠地蹂躏和玩弄面前不时扭动着的迷人的大屁股。
 
  这时岳父也很配合地说想睡一会,我就马上给他搭好被子,顺手拿了一张报纸,斜倚在窗户旁边,一边装作看报纸,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仔细打量这个迷人的尤物:黑色的低领体恤衬托着她的皮肤很是白皙,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的坠子不时触摸着她那深深的乳沟,短小的体恤下面露出一段白花花的小腰,还有她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慵懒迷人的风情……看的我眼花缭乱,心里欲火升腾的,但却还要装作一副心不在焉,专心读报的样子,唉,真的好可怜啊!
 
  等到我媳妇和她弟弟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意淫好大一会了,这时候这个迷人的少妇已经做完了一切,正坐在她母亲的床位的后面低头翻看着手机。我?迫自己收回内心的绮念和臆想,仔细地询问着岳父的病情和住院这几天的情况,媳妇的弟弟说没什幺大碍了,但医生还说要留院观察几天,输液巩固一下,看着内弟那有点发红的眼睛,我就自告奋勇地说今天晚上由我在医院照顾岳父,内弟说不用,我说我这星期也没什幺事情,就替替你,你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,洗洗澡换换衣服,内弟看我说的很坚决,就先自己回去了。
 
  一转眼就到了中午了,我和媳妇先给岳父打了饭,然后去医院外面的小饭馆里面随便吃了一口就回到了病房,进去才发现病房又多了一个少妇,看眉眼和那个艳丽少妇有几分相似,不过没有她身上的那种女人的妩媚,多了几分势利的模样,问了岳父才知道是那个少妇的妹妹,病床上那个老太太果然是她们的母亲。
 
  原来她妹妹是来送饭的,同时又给她姐姐诉说她们哥哥的不是,不仅不来照顾母亲,而且连住院费都不想出,还絮絮叨叨的说她晚上要上夜班,不能来照顾母亲了,还要她姐姐多操心。
 
  听着她们姐妹俩唠唠叨叨的,我心里却开始弥漫着喜悦,想着晚上可以能和这个妩媚的少妇一起同屋而住,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,说不定会发生一些什幺事情呢,呵呵。
 
  在医院照顾过病人的色友们应该是有体会的,其实照顾病人确实不是个容易的事情,琐碎的事情很多,好在媳妇在那,我就只是跑前跑后地做一些喊护士换水,扶着岳父去卫生间之类的事情,期间因为媳妇在场,所以我也敢和那个少妇搭讪。
 
  我这几年虽有过出轨,但也都是偷偷的行为。所以在媳妇面前还保持着好男人的本色,对于这个艳丽的少妇,我虽然有很?烈的欲望,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妩媚的女人味深深地吸引着我,当然还有她那个被牛仔裤包裹着的迷人的大屁股(我一向对大屁股的女人有一种很深的迷恋),但小说里面的狗血情节毕竟是作者杜撰出来的,现实毕竟还是现实,尤其是在医院这样的特殊场合,我不认为自己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。一想到这些我反而自然起来,举止行动也正常也许多。
 
  下午基本没什幺事情,吃过晚饭我就让媳妇先回去了。七点我扶着岳父在外面转了一圈,我一手扶着他,一手举着输液袋,然后就坐在急诊室外面的长椅上休息。这时我发现那个艳丽少妇正在病房外面打电话,而且说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,她在走廊里面来回走着,电话打了很长时间,挂了电话的她显得很气闷的样子,靠在墙壁上不愿回病房去。
 
  岳父一直在外面的长椅上坐到快九点的时候才回病房,回到病房我才发现病房显得很安静,靠门口的那个老太太输完液被家人接回去住了,另外一个病床上的老太太是由她五十多岁的女儿照顾的,这个腼腆的妇女很安静,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。艳丽少妇正在接电话,她一直没说什幺,只是说让打电话的人来一趟,电话很快就挂掉了,老太太问是不是她哥哥打来的,她说是的,老太太说这个不孝顺的逆子,全当我没这个儿子,还说真苦了她了,我听到老太太叫她小雅,我这才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叫做小雅。
 
  病房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了,小雅等她母亲输液的针被拔下来,扶着她吃了药以后就给她母亲说出来一会再回来,老太太也没说什幺就睡下来。岳父的输液也在十多分钟以后结束了,我也扶着他吃了药,他也躺下来开始睡觉了,我估计输液里面含有镇定剂之类的药物。看看暂时没什幺事情了,我就也出了病房。
 
  沿着走廊我来到了医院的后院的住院部的院子,外面的空气很是清新,偌大的院子还有一些老病号在外面坐着闲谈,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人独坐在角落长椅上面的小雅。不知道为什幺,我突然感觉此时的她很孤单,很需要男人坚?的依靠。
 
  这时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勇气,不由自主地走到她面前,小声地问道: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
 
  她抬头看了看我,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草榴推荐
2019-09-24
2019-04-21
2019-04-21
2019-04-21
2019-04-21
2019-04-21